首页 > > 而后今将图南 > 第七十九章·巨变

第七十九章·巨变(1/1)

目录

长公主自被退婚以后,先皇也是无奈,虽是疼爱于她,可朝堂之上后宫之内的压力太大,先皇于此也毫无办法,只能让其独自承受这些流言蜚语。

长公主性子极其温和,一举一动都犹如微风扶柳般让人陶醉,声音好似溪水自流般甜绵,极少有人见过长公主的面容,因为眼疾的原因,先皇特赐了一顶白纱,在遮住了长公主无光的双目同时也掩盖住了长公主的容貌,而抛却眼疾这点来看,长公主绝对是这后宫最柔美的女子,可美好的事物都会有缺陷,长公主这眼疾或许就是来自上天的妒忌吧。

刘苍虽是念着长公主,但明面上也不敢过多关照,朝堂未稳,江山尚悬,他深知此时容不得儿女情长,况且他现在已经是大汉的天子,他的身侧有了谁,对方难免会有些不必要的麻烦,如此一来他也就不愿意打扰长公主平平静静的生活,宁肯深夜站在长公主宫门之前,也不愿白日轻声问候一句。

在刘苍屠尽死囚之后的几日之后,刘苍便下了一道旨令,禁军的执行力也是极强,符长东与赵知南一道,整个后宫连带秀女都被遣散了,一时间宫内显得极为安静,随着后宫的动作,接连太医院,御膳房等等地方除了最基本需求的人员之外,其他全数都被驱赶,偌大的宫城,再没有一丝生气......

刘苍此举又是引起了朝内大臣的异议,接二连三的上谏,堂堂天子,后宫没有妃子,这传出来着实让人笑话,可刘苍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淡淡一笑,将大臣们逐一赶走......

时间一晃回到多年以前,方不遇早些年参政,就一直被同僚排挤,因为没有声名显赫的家世,所以在仕途之上颇为艰难,后来因为一株抄家案直言上谏触犯了顶头上司的利益,从而被陷害连带放逐到北疆,刘苍当时在众皇子之中也是备受排挤,与其在这宫城之内被当成异类,还不如出去历练一番,所以当时的刘苍也就随方不遇一同放逐边疆。

也正是刘苍在外历练的这些年,所观所感都让他受益良多,他深知大汉上下已经腐败到了极点,官府随意草芥人命,地方势力欺男霸女,山贼横行肆意烧杀虐夺,而上层的人毫无作为,贪婪地接受贿赂,日子只会越来越好,而地下劳作的百姓则只能永远被奴役、被欺占凌辱、当做收割的工具,这种制度再不终结掉,那么被终结的就会是大汉,大汉表面上的繁荣昌盛不过是富人们的所大肆挥霍的表象,而在表象之下是万千百姓的苦不堪言,官府的不作为,让他们无处申诉,山贼横行使得他们惶恐度日,面对高额的税收,多的是贩卖人口,走私水货,早已经民不聊生,而在皇城之内,是看不到这些的,甚至都无法想象会有这种事情。

在了解到这些之后,刘苍就知道了,要想改变现状只有他继承了大统,成了大汉的帝王这一切才可能有转机,靠他那些目中无人,争权夺势的哥哥们只会让大汉继续腐败下去,刘苍以此为目标,一步一步谋划,精心设计杀局,最后名正言顺的成为了新皇,随之整治残余势力,以雷霆手段降服朝内大臣,斩杀异心兄弟,以至于前几日大显皇威,亲自斩杀天牢之内的死刑犯,暗中行动的还有刘苍的直属部队,刺杀前朝贪腐大臣,肃清长安城!

这一事件发展极为迅速,朝中大臣一半被查办,拖家带口,连带涉案人员,致使整个长安城都被笼罩在恐惧之中,城郊的乱葬岗堆满了无头尸,腥臭味吹遍了这个长安城,长安数十里之外的水流都透着一丝丝血色.....

发生这样的巨变,长安城不再像从前那般欢乐,热闹了,晚上也不再灯火通明,人们甚至不敢在晚上出门,短短两个月,新皇刘苍的“威名”就传遍了这个大汉....

然而刘苍的威信还遍及不到全国,所以对于诸侯王们也就没有太多在意,眼前最为重要的是大汉的腐朽制度。

刘苍在将长安城内肃清之后便终日忙于政事,首先整治六部,明确各部门责任,并设立只听命于刘苍的监督机构——锦衣卫,又下令整改军队,士兵必须通过考核才能领取当月俸禄,严明军法,固化军心,与此同时还注重农业生产、河道治理,调度税收,让底层百姓能踏实务农。

而对于刑法的调整,则是更为严格,完善礼法,明确从官途径只能靠科考选举,摒弃官府推荐,官位父业子承,而且各州府必须设立专门的救治机构用来扶助贫苦人士,又大修运河,官道.........

刘苍这一系列整改首先从长安开始,而对于大汉的其他州郡,刘苍也知道,各地诸侯王肯定不会乖乖就范,而他之所以可以快速将长安肃清,也是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靠着雷霆手段一锅全端才会这么轻松,现在要想将整个大汉拉回正轨,必须依靠绝对的实力!

刘苍后续靠着株连前朝贪官的家底,大肆招兵买马,特训军队,分派赵知南、符长东、宋无西、赵归北四人统帅全军,王迟忠全权掌管禁军,这样一来中央军权尽数集于刘苍一人之手,再者修建铸剑山庄专为朝廷锻造兵器,空出皇家猎场驯养战马,将长安郊外的山丘开垦为演武场!

他预期是以长安为中心,随后放射至整个大汉,由此让大汉再次强盛繁荣起来,将诸侯封地收规中央,边疆外域尽收于大汉的版图之内!

而对于刘苍的这一系列变革,各地方长官,王侯们明显不支持,对于长安城的动作,诸侯们似乎也有动静,长安城之外的城镇,似乎也开始变得更加活跃起来,各地王侯果然不像预料之中那样的安分,逐渐嚣张起来,这让刘苍更加确信大汉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了,幸好他先占得先机,将长安城内外掌控于自己手中,让自己有了主动权........

在肃清长安城之后,刘苍身边除了王迟忠再没有得力护卫,赵知南等四人皆被刘苍派去统帅军队,从而锦衣卫便成了刘苍最信任的部门,而姜伯约所掌管的锦衣卫也获得皇权特许——先斩后奏!没有任何感情,严格的按照制度执行,绝对的服从与忠心!

在长安城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之后,刘苍微服出游过几次,看着大街小巷都不再像从前那么热闹,街道贩卖物件的摊贩们变得极少,店铺大多数都紧闭着大门,更别说街上的行人了,刘苍看着眼前陌生的这一切,有些失落的问到方不遇“先生看这长安,还像是长安吗?”

方不遇并没有过多情绪,也没有犹豫“这里就是长安!哪怕是今日只剩你我,这里也是大汉的长安!”方不遇看出了刘苍的失落“大汉沉睡了太久太久,猛然地将它敲醒,难免会不适应,前世根深蒂固的礼法短时间内是接受不了这么强大的刺激,而被禁锢的思想一时间也是打破不了的,我们现下所做的,就是要将它完全唤醒,苦口良药才刚刚开始熬制,怎么可以闻到苦涩的药味就放弃服用汤药呢?”

“那先生可有缓和之计,朕看着这长安街道,失落的很。”刘苍皱起眉头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前些日子的事情,让百姓们过于害怕了,王上可以借着些特殊日子,然后亲自操持下庆典,与民同乐,安抚一下百姓,让长安城的百姓们也瞧一下我们的另一面,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咱们并不是喜怒无常的洪水猛兽,不会无缘无故杀人,如此往复几回,百姓们便不再恐惧您,长安也就可以恢复往日地繁华、热闹,王上也可借此挣脱“暴君”的恶名!”方不遇挽着刘苍的手向前走去,边说边笑。

刘苍在一旁虚心听着,心中也是大喜,只是面上不见得有一丝笑容,可那眉目里的欣喜却是告诉了方不遇,刘苍还是从前那个刘苍,权利并没有迷乱他的心智,如此方不遇又说道“再过些日子,王上或可广邀王侯,让他们来长安一起感受下这天子之宴!”

刘苍一听,随即大笑“此计妙啊,甚妙!朕有先生为师,汉有先生为相,我大汉必昌!”

方不遇这一句话显然是点醒了刘苍,刘苍也是听懂了方不遇的意思,此举以天子的名义邀请各路诸侯来长安参加宴会,哪怕权势再盛的诸侯,也不敢轻举妄动,诸侯们在这种时刻走错一步,对于刘苍来说都是极为有利的,诸侯们不来,刘苍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牵制甚至是直接抹除掉这一方诸侯,而诸侯们全数到齐则说明他们全都臣服于刘苍,如此一来,大汉的改革便可全面进行,而离刘苍所愿想的大汉也就近在眼前!

方不遇听闻却是摇摇头“王上莫要大喜,广邀王侯此举为时尚早,商大人所言并非无礼,仁义礼法方为治国之道,老夫所言以武治国,实则是为治理诸侯和那些泛滥的权利,此举并非治国之策,是为辅国之策,非常之时应用非常之道,而目前长安城内的军队数量并不多,而我们除了长安并没有后路,要是各诸侯齐聚于此,其各自领土之内发生兵变,大汉的江山社稷将毁于一旦,战火四起,苦的则是百姓!”

刘苍听完闭目长叹“我堂堂一朝天子,竟要受制于人,朕羞于列宗先帝!”

刘苍走至桥头,这盛夏之日,蝉鸣声响彻院市,方不遇在后方跟着,而姜伯约随行在后二十步之外。

方不遇知道刘苍的性子,他会隐忍,有毅力,可以容许失败,所有的他都可以承受,唯独束手无策最让他困扰,于是方不遇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刘苍的肩膀“患了重病的人一下子是好不起来的,王上并非不懂这个道理,也不要自暴自弃,急于求成往往走向失败,所以我们需要一步一步来,这期间也是有个过程的。”

“先生可有办法?”刘苍轻轻点头,也将自己的情绪缓和。

“我们首先须得连横诸侯,一步一步将其蚕食,瓦解各诸侯实力,最后还不是任由王上做主嘛,而现下的大汉,改革必须稳步慢行,走错任何一步,都会改变所有的计划!需要冷静,万万不能冲动啊!”方不遇看着远方,那眼神却是忽明忽暗。

刘苍也是点点头“多谢先生指点!”

之后刘苍便听取了方不遇的建议,几次庆典之后,长安又如从前一样变得热热闹闹,灯火通明……

方不遇在高楼之上看长安城,这里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但他知道那些都已经发生了,而正在谋划的,也将渐渐浮出水面……

李图南一行人到达杭州,在这一路上自然也听到了长安的传闻……

目录
新书推荐: 红楼之风景旧曾谙 我在异界当君王 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 故乡的百合花开了 至尊灵脉 无限从鬼灭之刃开始 暴君每天都在欺负人 阴阳执守 我在都市做判官 至高灵祖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