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> 拯救反派少年时 > 48、番外三

48、番外三(1/2)

目录

梁宵是被一阵闷雷声惊醒的。

睁开双眼时,脑海里仿佛盛满了混沌的浆糊,意识朦胧细碎,很难清晰地记起什么。

直至窗外雨声越来越大,他才隐约想起了自己目前的处境。

自从那起事故后,梁宵的病症便愈发严重。躁狂与幻觉如同不定时爆发的活火山,让他极大程度上具备了很强的攻击性。

白天他因为发病伤及护士而被打了镇定剂,现在正躺在疗养院的床上,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白茫茫一片,萧索得犹如死寂。

震耳欲聋的雷雨声化作锋利匕首,每一次响起时都狠狠划过身体。疼痛感在血管中迅速蔓延,五脏六腑内好像正燃烧着一团熊熊烈火,将他炙烤得难以忍受。

梁宵死死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叫出声来——她说过自己不喜欢太懦弱的男孩子。

唇瓣被咬破时渗出铁锈味道的血,缓缓流淌在舌尖。腥苦味道让他勉强保持清醒,浑身颤抖地攥紧床沿,冷白色手臂上显出一道道狰狞青筋。

病房里开了空调,汗珠却还是无法遏止地从额头与后背冒出。他用尽力气调整呼吸,忽然听见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:“你害死了她,还有什么脸面活着?”

梁宵恍惚抬头,在房间角落见到养母。

她浑身湿透,发丝往下滴着水珠,语气冰凉又怨毒地一遍遍重复:“你怎么还不去死?”

他知道这是幻觉。

可这句话还是像一只冰冷瘦削的手,把心脏死死捏住。

是啊,他怎么不去死。

这对男女由他招致而来,薇薇更是为了保护他而选择与之同归于尽,追根溯源,一切悲剧的源头都是因为他自己。

脊背好似从内部被撕裂,在席卷全身的剧痛里,梁宵咬着牙,想起那封她遗留的书信。

那的确是她的字迹,娟秀小巧,落笔随性,用温柔的语气告诉他,要好好活下去。

她语气笃定,似乎在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会意外离开,为了让梁宵安心,才选择留下一番话送给他。

可这个猜想丝毫不符合逻辑,梁薇冰冷的尸体被从池塘里打捞出来时,早就没了呼吸。

陈嘉仪知道儿子存了轻生的念头,顺势借着它来安慰:“梁宵,你看,薇薇说她一定会回来。你在那之前保护好自己,安静等着她好不好?”

梁宵知道她说出这些话不过是为了安抚自己,果然在那之后不久,他便在昏睡将醒时听见陈嘉仪与主治医师的谈话。

女人的嗓音疲惫又无奈,轻轻叹了口气:“医生,那封信是支撑他的最后一点希望了……我知道它只是我女儿心血来潮写下的一段话,可如果不让他相信,梁宵一定会整个垮掉。”

没有人相信她会再度出现于未来,包括梁宵。

可他心底还是忍不住生长出一些微小的希望。

不止一人说过,梁薇曾经经历过一次心跳骤停,在生命迹象全无的时候奇迹般睁开了眼睛。而自那之后,她便与之前判若两人。

如果真正的梁薇在那时就已经死去,而醒来的那个人——

那个人会在未来与他相遇吗?

这个想法天马行空得近乎可笑,任何一个理智的成年人都不会选择相信。

但梁宵是个疯子。

更重要的是,他毫无保留地相信她。

闪电照亮病房里的雪白色墙壁,狂风一遍遍敲响玻璃,树木的影子倒映在墙上,像极了张牙舞爪的黑色怪物。

耳畔的声音又多了一道,赫然是他被抓捕归案的养父:“梁宵,拿一把小刀割在手腕上,或是打开窗户跳下去,一点也不疼,很快就能摆脱所有痛苦了。”

养母的嗓音与之交织混杂:“你活着有什么意义?杀人犯!她最恨的人就是你,否则为什么从来不出现在你面?”

她说得不错,眼前开始出现幻觉之后,梁宵陆陆续续见到了许多人,却唯独没有他心心念念的女孩子。

她彻彻底底消失在他的生活里,连一缕幻觉也不愿留下。

他闻言垂眸,原本清泠悦耳的少年音因许久未开口而沙哑如磨砂:“不是的。”

养母没有说话,用幽怨的眼眸凝视他。

“她只是……”梁宵忍着痛自嘲一笑,对她说,也对自己说,“她只是在另一个地方等我。”

养父哈哈大笑,养母则冷嗤一声:“你疯了。”

是啊,他真是疯了。

童年时的日夜折磨不仅养成了他隐忍淡漠的性格,也让梁宵沾染上与养父相同的阴沉偏执。

他认定了想法便不会回头,喜欢一个人亦是如此。

身体四处仍在隐隐作痛,梁宵习惯性地向房门望去,仿佛下一秒,那个小小的影子就会披着灯光把门打开,脸庞被光线模糊成一团。

然后她会缓缓走近,轻轻抱住他的脑袋,用轻柔羞怯的声音说:“别怕,梁宵,有我在。”

可房门自始至终也没有被人打开。

病房里只有流淌着的夜色,没有一丝光线照进来。

*

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梁宵的病情终于趋于稳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阴阳执守 我在都市做判官 至高灵祖 全才奶爸 帝后他还在跑路 村婿当道 铠甲勇士之我是充电话费送的 穿书成恶毒女配后被男主攻略了 女配在改造综艺里爆红了 我有一颗微观星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