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> 窥情 > 2、一缕麻

2、一缕麻(1/2)

目录

夜来下了一场冬雨,迷茫中似乎又见到玲珑出嫁时候的样子,一身艳红华丽的新娘嫁衣,头发挽作了妇人发髻。一面慢慢地转过身来,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沁出了血水,紧接着的是嘴巴和两只耳朵。我那个可怜的姐姐终究还是逃不出严家世袭的厄运,在她嫁到孙家的第二年,还是被人谋害了。

这是我在广州教书的第四年,偶然午夜梦回仍然可以见到我那个已是阴阳两隔的姐姐。我清晰的记得玲珑嫁到孙家那天是腊月二十八,按当地的习俗各家各户都已经开始忙着捣糖糕,用糯米掺些籼米,加上红糖或白糖,蒸熟了放进石臼中捣韧,然后按照各家的意思或压成牡丹、或蟠桃的样子、或是鲤鱼、或者财神爷的甜糕,也有做成元宝状的,插上银花可放在中堂长条桌上,或各家的厨房里,以求“年年高升”的意思。

在玲珑出嫁后的第二年,我就被母亲送出了小镇去了广州读书。

而关于玲珑她自己的故事,却在我走后不久,悄悄地发生了。玲珑出嫁的那个大清早上,似灌铅了般天边还落着迷茫地细雨,我把从镇上买下一根银簪子递到玲珑的手边:“姐,你就要出门了,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见上一面,留个念想!”打扮得俏丽红艳的玲珑,自我手边接过簪子,一面摸索着插在了自己的头发上,一面对着我苦笑道:“听说孙家少爷是个痴呆的,恨我那个爹爹心狠了点,为了这桩亲事愣是把自己的姑娘往绝路上逼!”

我道:“姐,别嫁了。跟我去广州,离开这个鬼地方!”

细雨里玲珑对我笑了笑,一面掀落下脸上的红布,转身钻进了眼前的轿子里。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活生生的玲珑了,许多年以后,我亦只能在梦里见到我这个埋在三尺黄泥之下的表姐。

那天晚上,当孙家少爷在掀开玲珑的红盖头后,开腔头一句便是道:“新娘子,你真好看伐!新娘子你吃糖吗?”

即使,心里早有准备的玲珑仍然忍不住这一刻得悲愤交加,一面推开了站在眼前痴傻的丈夫,跑出了新房。

玲珑刚跑出去不远,就听到身后有人一把喊住了她道:“嫂子这要是去哪?新婚之夜,不与我哥哥一起呆在房中快活,难道同我一样出来解个闷子,欣赏下院里的月色!”

玲珑抬头,这才看清了眼前人,他穿了一件月牙白色的薄毛衣,杏黄的休闲西装裤。一张清秀的英俊脸庞,眼睛很细很长,看着她的时候,眼睛微微地眯缝了起来,嘴巴边露出一抹轻佻得笑意,很是招人的模样。

“二弟孙耀华在此拜见嫂嫂了!”男人朝她作了一个揖,身段漂亮得像个戏伶儿。

等玲珑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早已经离开了。

天刚刚亮的时候,玲珑就被一阵高亢嘹亮的歌声吵醒了,玲珑往身上披了件外衣,就朝声音的来源走去,却见得昨晚上的男人穿了一件雪白衣衫,袖子格外地雪白细长,一面抛落了出来,整个人也似喝醉了般媚态毕露得唱道:“海岛冰轮初转腾,见玉兔,玉兔又早东升!”

对方见到玲珑的时候,把那水袖朝里一收,一副笑吟吟的样子,让人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,一面打量着她道:“嫂嫂早啊,昨晚上睡得好吗?”

玲珑愣了一下,方开口道:“没有想到孙家二爷还有这样一副好嗓子!”

男人听了,笑得越发邪气轻薄道:“闲的时候,留着解闷,不似嫂嫂和哥哥,可以如胶似漆的。我先回房了,嫂嫂。”

玲珑回到屋子里的时候,转过脸庞,一眼瞅见了镜子里的自己,短短的刘海覆在额头上,颧骨上还没有搽上胭脂,已经是烧红了两团烟霞,一头散在腰际的长发微卷,却是很快地被她挽作了妇女发髻,一双狭长的凤眼快速地扫了下还睡着的丈夫,把脸一扭又转回了镜子里。

三朝回门那天,严家早早地在外面挂上两只红灯笼,以示喜庆,又让家里的一个老妈子把厅堂屋外收拾了一遍,在门口粘帖出一张红纸“家有喜事”,等着姑奶奶和新姑爷回来。正堂前摆上了供奉祖先的桌子,墙上挂着从旧货摊上买回来的字画。原本已经是落败下的严府,一下子又恢复了些昔日豪门的光彩,椅帔桌围是从亲戚家里借来的,瓷器与香炉蜡台都是办喜事现买的。当我母亲和舅舅满心期盼着玲珑回家的轿子时,孙家却是派了个下人前来送信,推说大少爷不大舒服,今天孙家大少爷和少奶奶是不会回来了。

待孙家的那个下人走远后不久,我那个舅舅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,一边骂了句国骂,这才怀揣着孙家派人送来的大洋,转身回屋躺在了大烟榻上。据我母亲后来的回忆,如果当时就把玲珑从孙家接了回来,我那个无辜的姐姐也不会让人在半夜里用大枕头活活地闷死了。

从此,玲珑开始了在孙家那一段沉闷而痛苦的生活。

这日,早饭吃到了一半的时候,孙耀华这才打着呵欠,施施然地来到了饭厅。一面坐在了玲珑的对面,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粥碗,吃了起来。玲珑见到他今天换了一身绸质的雪白长衫,一双细长的桃花眼,直嵌入鬓角,看似有意偏是无心地扫过一眼玲珑,一面又低下头喝起了碗底的热粥。

“怎么这么迟?”孙老爷面上略过一丝愠色,语气不悦道。

“我吃饱了。”孙耀华一面搁下了粥碗,一面离开了饭厅。

稀薄的黄金色阳光里,微微地可以听到孙耀华撩起来嗓音唱道:“杨六郎门当户对雀屏中选,因此上赠宝衫订下姻缘。”

“这个小畜生~”孙家老爷把手里的碗桌上重重地一搁,便也起身离席了。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。

等玲珑往房间里走去的时候,刚刚走过月亮门,却是被躲在门后面的男人拦腰一截住道:“你这个石心子的恶女人,难道你就一点也没有想过我吗?”

待玲珑挣脱出那人的怀里时,一边兜手给了眼前人一记耳刮子,一边嗔声道:“二爷,请自重!你哪怕不给你自己留下点颜面,至少,也要给你大哥留点面子!”这一巴掌掴得他沉默了下来,脸颊上顿时浮出来五道鲜红的指印,露出一双汪汪的黑眼睛来。那眼珠则是水仙花缸子底下的鹅卵石,上面汪着一层清水,下面冷冷地没有表情。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。

“严玲珑我就问你一句话,当初,为什么不肯跟我一起离开这里?难道孙家的荣华富贵对你真的这么重要?”孙耀华看着她的背影喊道。

“如果,没有这里的荣华富贵,我阿爹抽的邪片烟又来自何处,我这一身华衣美服又来自何处呢?孙耀华你除了游手好闲,你还能做些什么?没有钱,你让我跟着你吃什么,喝什么?!”玲珑背对着他,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吐了出来。

“我可以上街扛大包,我可以靠给人拉车养活你,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!”他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我的暮城烟雨 斗破吹散一树桃花 穿成七零福运妻 末世:放逐游戏 野谈 神医娘亲腹黑三宝 忧伶昙 修仙:我能修改旁白 团宠小祖宗惊艳全球了 替嫁医妃要休夫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