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> 窥情 > 3、魂魄唔齐

3、魂魄唔齐(1/3)

目录

原来走在雪地里见不到自己的脚步,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。我到底是人,还是一只鬼呢,已经没有办法去辨认了。五内俱焚,我伸手揩去嘴角的鲜血,一面奔走在雪地里,也许是雪埋葬了我的鞋印,也许是那东西迷了我的眼睛,我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踩下去。

雪野沉默,像一张等待笔墨的新纸,让人将故事重新描述下来。

是夜,再一次地梦到玲珑,于我离开故乡的第四个年头。我那个苦命的姐姐玲珑她站在细雨里,四周皆是一片阴沉潮湿的样子。她身上穿着一件艳红的新娘嫁衣,一面地看着我道:“弟,这里真的好冷,你给我添件衣裳吧!”

说完话,她眼睛里就开始溢出两道鲜红泪痕,刺目的鲜血,一面滑过她苍白的,毫无一丝血色的脸颊上。

民国十一年,我回到了阔别了四年的故乡青石镇。冬日的暖阳下,寒风依旧刮得两边脸颊生疼。马车行驶得不疾不徐,赶车的马夫有一搭没一搭得与我聊着小镇上的事情。

“少爷是打外地来的吧?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少爷你!”赶车的马夫一面开口问道,听那声音好像是一把走了音的二胡,于沙哑了嗓音掉出来一、两个破音来,似乎很是刺耳的样子。

“算是走亲戚吧!”我坐在车上,闲闲地说道。

“我看少爷的打扮不像是这里的人,像是从城里来的!”他说。

我抬头,见到远处的一盏红灯笼:“怎么这红灯笼还在?”

车夫略有些隐晦得笑道:“客人,大概不知道吧?这镇子里一半的收入,都靠着这几盏亮着的红灯笼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客人是真不明白,还是假装糊涂?!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,从衣袋里翻出包烟,一面抽了起来。

这个赶车的马夫倒是挺爱说的,继续叽里呱啦地说上一大堆话,我懒得搭腔,他也自顾自地在那里说个不停的话。

抵达小镇时,已经是晌午。白洋河边几艘破乌蓬船,停泊于结冰河面上,河面的中央已经破了一个大窟窿。马车终于在一家茶馆门外停下。

马夫回头看着我道:“客人,你说的地方到了。”

我付了钱,一面从马车上下来。

“你是谁,你从哪里来的?”一个五岁大的孩童蹲在茶馆门外街边扔沙包,沙包在他的手上被抛上去,又落了下来,他玩得起劲的样子。直到见到我站在了他的面前,他抬头,一边问我道。

我刚打算与他搭腔的时候,一把柔媚的嗓音打断了我的话。

“冬生,真的是你吗?!”一个女人从里头走了出来,她挽着一只小巧的发髻,独把一撮发尾留了出来,身上穿着一件桔红色的棉袄子,底下是黑色的棉裤,额头上掇弄出一缕黑色的发碎,垂在额头上,很是招眼的样子。尖细的下巴,黑得发亮的眼睛。

此刻,细玉已经是一身妇人打扮,将手往身上蓝色花布围裙上一抹,一面伸过手来拉住我的手道:“你回来了,真好!”

“娘,他是谁啊?”眼前的男孩子偎依在细玉身旁,一面拿着双黑亮眸子,一边细细得打量着我。

“快叫叔叔。”细玉催促着孩子喊我道。

我伸手揉着孩子的头,一边问道:“多大了?叫什么名字?”

孩童别过脸庞,神色倔强沉默,一面躲开我的手,一溜烟朝街角跑去了。

“细玉,你成亲了?什么时候的事情?!”

“冬生,你还没吃饭吧?我进去给你做几样小菜。”说话间,我跟着细玉一起进了茶馆。

晌午的茶馆,一片寂静的清冷,屋外檐的阳光洒落在雪地上,反衬着一片碎裂光影。细玉的样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我举箸夹了口菜,一面送进嘴里咀嚼,一面拿眼环顾四周围,心生好奇道:“细玉,都坐了这么久,怎么还没有见到你丈夫呢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我的暮城烟雨 斗破吹散一树桃花 穿成七零福运妻 末世:放逐游戏 野谈 神医娘亲腹黑三宝 忧伶昙 修仙:我能修改旁白 团宠小祖宗惊艳全球了 替嫁医妃要休夫
返回顶部